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精準醫學時代病理學科面臨的挑戰和機遇

發布日期:2017-06-04


來源:  金域檢驗


病理學科在整體醫學上的重要性


  無論是以德國醫學為主導的時期,還是后來英美醫學領先的時代,病理學對現代醫學的發展都起到了奠基性和驅動性的作用。近代病理學之父Rudolf Virchow不僅開創了病理學,對醫學的影響也尤其深刻,發現并命名了許多醫學領域重要的疾病,比如白血病和脊索瘤等,因此也被稱為醫學教父。還有著名的病理學家Robert Koch,建立了科霍氏法則 (Koch's postulates), 它是現代醫學尋找微生物感染源、確認病原的黃金準則,同時也推動了傳染病臨床學科的發展。發生于2003年的SARS事件,在尋找病因的過程中都體現了科霍氏法則的應用,也說明了微生物學、形態學等病理學科在醫學上的影響。諸如此類的例子舉不勝舉,還比如說輸血醫學的奠基人Karl Landsteiner,外科病理的先驅Arthur Stout, 腫瘤病理學家James Ewing等等,都對醫學的發展起到了驅動性的作用。

病理醫生在精準醫學時代的引領作用


  眾說周知,病理學在經典的腫瘤的診斷、分級、分期、分類及治療方式的選擇中起著奠基性的作用。但經典的腫瘤治療手段,包括手術、放療和化療,由于是非特異性的,因此會產生巨大的毒副作用,隨著基因組學和蛋白組學的發展,催生了精準醫學。病理學科的發展和發現使精準醫學的發展成為可能,也是精準醫學治療方案選擇的理論基礎和評估依據。無論是靶向治療的第一人Charles Brenton Huggins在前列腺癌中使用激素,還是Dennis Slamon于1998年通過了第一個FDA批準的靶向治療藥物Her2單克隆抗體Herceptin并在Her2陽性乳腺癌病人中的應用, 都離不開病理醫生,病理形態學是診斷與治療的基礎。

  這樣的例子還包括費城染色體的發現及絡氨酸激酶抑制劑在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和胃腸間質腫瘤中的應用,以及黃教授的博士后導師發明的一系列抗腫瘤靶向藥物。以上闡述了無論是化療、放療、靶向治療或是個體化治療和精準醫療,都離不開病理醫生的參與和決策,病理人應該持續不斷地學習和探索,引領醫學的發展。
  病理醫生除了(閱片)診斷能力要過硬之外,同時還需要注重跨學科發展,以及和臨床的密切聯系溝通。雖然中美醫療文化體系差異較大,但是醫學的發展是共性的,病理學科的健全與發展需要更多的綜合型跨學科人才,需要不斷的學習、吸取新的知識,更需要注重基礎研究和臨床的密切聯系。

Copyright 2017 廣州藍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朝廷 粵ICP備05081235號

在線留言

QQ客服

pk10计划软件破解版免费版